央视 公益广告_央视公益广告“Family”的传播学解读

央视公益广告family的传播学解读

  family公益广告以拆字法的形式,以我的成长过程为主线,将家庭中爱与责任的精神在广告中淋漓展现,受到观众的喜爱。

  一、传播者:作为国家媒体的央视的职责

  family的制作者是央视旗下的广告经营管理中心,它不同于一般的企业公司,因此,family可以看作是纯公益广告。因此,在此主要从央视这一传播者论述。

  (一)履行社会规范职责的央视媒体

  拉扎斯菲尔德和默顿认为,大众传媒具有社会地位赋予、社会规范强制等功能。社会规范功能即是大众传媒发挥其公共角色,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收集整理履行公共职责的体现之一。社会规范功能是指,对于符合社会基本规范和社会道德的行为进行褒扬,赋予其合法性以及社会荣誉,通过大众传媒的动员功能,在社会上形成良好的风尚;反之,对于那些不符合社会规范,社会越轨的行为则进行谴责与批评,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规范其社会行为。在央视近些年制作播出的《保护文物》、《平安中国、和谐为本》等公益广告中,这种大众传媒即发挥了这样的作用,它通过以人与人之间的互助友爱为主题,褒扬社会上人们的和谐友爱,而对于社会上破坏文物的行为则予以谴责,呼吁公众关注这一社会现象,将之约束在符合社会现行的规范之内。

  (二)作为社会公共角色的央视媒体

  中央电视台作为中国最权威的媒体,它代表党和政府、人民的利益。WWw.11665.Com作为社会公器的中央电视台,更是发挥了其服务社会公众的公共角色,这主要表现在其对于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衡量。

  马克斯韦伯在关于理想类型的描述中提出了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工具理性是对目的以及达到目的的手段、后果都作出筹划、思考和选择而采取的社会行动的概括。而价值理性是超现实、超功利、指向某种不可选择目的的社会行动。作为事业性质、企业管理的大众媒体,央视不仅要为其生存,在工具理性下播出商业广告,同时还要作为公共角色的新闻媒体,坚持其价值理性。在消费社会的这一时代背景下,一些媒体为了其经济利益,工具理性大大掩盖了其价值理性,商业广告、虚假广告泛滥成灾,公益广告却难觅踪影。

  央视《广而告之》栏目开办以来,就专门播出公益广告,并且将其品牌化、固定化,为社会公益舍弃了部分经济利益。为了推出《广而告之》,1987年中央电视台广告部花去了30万元的制作费,加上每天定时拿出的广告段位,无形中使广告部减少了600万元商业广告费的收入,实际相当于投入了630万元;1988年至1995年间,《广而告之》每年的段位费用从1000多万元逐渐上升为2000万元,至1996年,仅晚间20点59分至21点这一分钟的《广而告之》的专播事件便价值3600万元,而制作费则高达300多万元。这不仅可以看作是对价值理性的发挥,彰显其社会责任与服务公众的功能,还可以看作是对当前社会价值理性过分让位工具理性的一定程度上的纠偏。

  二、传播内容:家庭属性的显现

  当代广告研究从符号学获得了启发。对于family的传播内容,也将采用符号学的相关知识分析。

  (一)第一层意义的建构——家庭概念的表意展示

  具体来讲,family公益广告中,对单词进行family拆分,f与m代表了英文单词father和mother。f、m、i,本身只是三个字母,索绪尔认为,能指与所指之间的联系是随机的,同一个能指可以有不同的所指,同理,同一个所指也可以有不同的能指。因此,f、m、i对于英文单词family的含义,对于电视观众尤其是不懂英文的观众来说是模糊的,甚至是根本不知的。但是,通过广告制,f、m、i这几个能指分别以形象化的姿态(f的身形长与m的丰盈感),在声音的辅助下(婴儿的啼哭),完成了对f、m、i的意义建构,通过意指的作用,将父亲与f,

  母亲与m,我与i的所指与能指连接起来,将family的第一层意义展现给观众,即family代表了父亲、母亲和我。

  在family的广告结尾处,family的单词被全部拆分,拆分之后的每个字母又形成了新的意思,将family的概念完整呈现,即family代表了father and mother i love you(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二)第二层意义的建构——家庭成员的内涵提示

  将family的第一层意义即家的含义的展现过程是同时伴随着第二个过程开展的。在广告片中,当f、m、i的能指与所指通过意指建立之后,形成第一符号,即f对应父亲,m对应母亲,i对应我。但符号的意义并未就此停歇,这仅仅成为符号的外延意义,而父亲(伟岸、魁梧、驼背),母亲(温柔、呵护、臃肿),i(成长、懂事、照顾)构成了符号的内涵意义,也就是巴特所说的换挡加速过程。符号的换挡加速过程是典型的惯用语化过程。一般来说,符号的内涵是不稳定的,它随时可能被新的内涵所指代,但是如果经过多方面的强化,也是可以固定的。父亲与母亲符号的内涵意义在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早已固定化,因此,也可以说此广告是利用了我们日常生活中对父亲、母亲形象与意义的认同。family的广告中,涉及到多处符号的内涵与外延,例如,f的手臂——父亲的遮风挡雨,f的弯曲——父亲的驼背,m的姿态丰盈——母亲的年轻美丽等等。

  (三)第三层意义的建构——家庭的本质揭示

  符号学在发展的过程中还涉及到了符号的组合与聚合。语言学中的双轴即指语言中的组合与联想,其中组合是符号的一种序列,它具有空间延展性,而联想是与组合层面上发生的情况相反,在每个系列中,各要素以不在场的关系相联合。罗兰巴特则将联想层面发展成为聚合层面或系统层面。所指与能指旨在揭示符号本身的构成关系,而横组合和纵组合则在展现符号之间的构成关系。它们类似于坐标上的纵横两轴,横组合沿水平方向展开,纵聚合沿垂直方向排列。横组合的每个符号都在场,或者说,在话语中。纵聚合的每个符号都不在场,或者说在话语之外,只有通过联想才能同在场的符号发生关系。在广告符号的意义建构中,横组合与纵聚合得到了大量应用,它能够深化广告的意义,引发人们丰富联想,增强人们对广告传播内容的认同。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www.ybask.com

  整个广告片中,我的成长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即当我年幼、逐渐长大、长大后这三个阶段,三个阶段都有着语言学中的双轴展示:年幼时,我(啼哭)——父(遮风挡雨)——母(相夫教子);成长时,我(少不更事)——父(受伤)——母(流泪);长大后,我(体会艰辛)——父(驼背)——母(臃肿)。以这样的三个阶段,横组合上展示家庭成员的变化成长,故事的叙述得以完整呈现,纵聚合上,通过联想,对比三个阶段中,父母对子女的爱与关怀,与子女对父母的不解和冲撞,引起观众思考,引发是时候尽一份子女的责任,呵护这个家了的慨叹,最后点题有爱就有责任,点出家庭的本质即爱与责任的相持相守,使整个广告的主题得以升华。

  三、受众:最后的接收者与评定者

  一条完整的讯息传播涉及到了传播者、讯息、传播渠道、受众和反馈,作为讯息接收者的受众,是传播效果的评定者。因此,在广告的传播过程中,对受众的研究一直是重点。

  (一)对受众能动性的认识影响到广告的制作

  对受众能动性的认识提醒传播者在制作过程中必须考虑受众的因素。接受美学认为,为了实现作品的预期价值,在创作过程中,创作者心中必须有一个隐含读者参与和创作者的对话,并参与到整个创作过程中来。由此可见,对于广告作品的意义,可看作是广告创作者和受众的交互作用、共同建构完成的。

  (二)受众的个人经历、立场会影响到对广告传播内容的理解

  受众对传播内容的理解直接受他们的社会、个人经历的影响。拉扎斯菲尔德等提出了选择性接触假说,它是指人们更倾向于接受那些与自己既有立场相同的观点,而那些与自己立场相异的或者相反的观点则选择排斥乃至忽视。而willian gamson认为,在只有少量经验或没有亲身体验的情况下,传媒是一个主要的信息及其解释来源。在人们有直接经验的情况下,传媒的作用是第二位、辅助性的。公益广告的制作素材主要来源于大部分社会公众的日常生活,从细微处着眼。这样,受众对于广告传播内容的理解就可以在其个人经历的情况下,对于传播内容的理解作出或赞同或否定的抉择。

  家庭是大部分人最早接触的社会化的场所,也是跨越各个阶层的受众最熟悉的场景,因此,受众对于家庭生活的熟知就直接与故事的整体内容即围绕家庭展开的familv的广告对应起来。日常生活之中父母对自己的疼爱与关怀,与自己年少时候的莽撞不解,是每个人成长阶段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情,自己的成熟与父母的衰老又是难以阻挡,因此,受众内心深处对于父母的歉疚与爱被family的内容深深触动,产生共鸣。情感的理解与场景的再现使受众的个人生活立场与生活经历对应了广告传播内容,因此,受众也更加认同family的内容,广告得到观众的好评也是情理之中的。

  四、总结与不足

  我国电视公益广告自产生以来,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它取材于社会,又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长久以来,我国的电视公益广告一直以提倡社会文明、关注社会热点问题,响应党和政府的政策号召等为指导,以公益为宗旨,制作了不少的公益广告,尤其是央视《广而告之》更是实现了公益广告的栏目化、品牌化,自推出以来,便不断受到观众的欢迎,实现了其公益广告也是一盏灯的目标。但是,我国公益广告中也存在不少问题:公益广告在发展过程中创新不足、制作水平较低、时间安排不够合理等现象明显,甚至出现了公益的商业化即广告寻租,特别是商业的公益化,仅以公益为噱头,造成了反效果。对于我国电视公益广告,在以后的发展过程中,应该特别注意从传播者、传播内容以及受众方面考虑,这样才能取得良好的广告传播效果。

  本文通过以family广告的传播学解读,运用传播学、心理学和符号学的相关知识对传播者、传播内容与受众进行了分析。需要说明的是,央视既是传播者,又是传播渠道,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与动员能力,但是对于地方电视台的公益广告,其影响力与动员能力还缺乏一定的解释力度。同时,本文以family为个案,经验不足,仍然存有一定的局限性。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www.yba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