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现代汉语语法中的欧化定语长句】现代汉语定语

  论文关键词:汉语欧化“的”字短语 定语从句

  论文摘 要:语言接触在语言演变中起着重要作用。自“五四”以来,在语言接触中汉语受到印欧语尤其是英语的影响,出现了大量的欧化长句。就定语长句而言,现代汉语中“的”字堆叠的定语长句、破折号插入的定语从句等等,均是受英语语法的影响形成的,英语语法在汉语中的使用,还有待规范。

  

  一、引言

  不同国家、不同文化间的联系、交往、接触,必然有语言的接触,而语言长时间的密切接触必然导致一定程度上的语言变化。自17世纪始,尤其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西学东渐,印欧语言特别是英语的影响日益扩大,其对汉语的影响不仅表现在词汇上,而且在词法和句法层面上也出现了一些冲击传统汉语语法规范的语言变异现象。所谓欧化现象,就是以印欧语言文化为参照系,并吸纳其某些特征的语言演变倾向。王力(2000:335)认为,“所谓欧化,大致就是英化,因为中国人懂英语的比懂法德意西等语言的人多得多,拿英语研究是更有趣的事。”贺阳(2004:83)指出,“这一概念既指汉语中以印欧语言为摹本,通过模仿而产生的新兴语言成分和句法格式,也指汉语中原本处于萌芽或休眠状态的语法形式由于印欧语言影响的推动和刺激而得到迅速发展的现象。”“欧化的语法可以说是没有限制的……我们不敢说现在欧化已经到了止境”(王力,1955:348)。汉语的发展确实如此,欧化已经渗透到现代汉语的各个层面,但汉语欧化主要体现在现代汉语书面语上。

  二、汉语与印欧语在语构文化上的差异

  语构文化是指词、词组、句子和话语篇章的构造所体现的文化特点,反映了民族的心理模式和思维方式。wwW.11665.COm汉语是孤立语,它的最大特点就是缺乏词形变化。它主要由语义和次序来表达意义。汉语遵照一定的结构规则,在上下文中只要语义搭配合乎事理,就可以合在一起组成句子。汉语的分句结合成复句也很灵活,中间常常不加连词。比如:“明天有雨,出不去了。”在强调意合的句子中,关联词语大量省略,很多成分如主语、修饰语、中心词甚至动词也都可省略。而印欧语系语言如英语等屈折语,有着丰富的形态变化。其结构特征以外部形式标志来表明语句中的语法关系和语法意义。它是形合的语言,句中的词语和分句通过介词、连词等形式标志来连接。这种“结构型”语言,通常一个完整的句法结构就表示一个完整的句子。王力就说过,“西洋人做文章是把语言化零为整,中国人做文章几乎可以说是化整为零。”(王力,1995:290)。朱光潜认为“中文以简练直接见长,西文以繁复绵密见长。”因而朱先生说,“西文长句所包含的意思用中文来表达,往往需要几个单句才行。”

  三、欧化长句

  汉语和印欧语生成词句的方式不同。随着民族关系和语言间的相互影响的进一步发展,语言系统内部发生在音位、音节构造、构词规则乃至句法规则各个层面上的借用是必然的,但同时也应多层面地考虑汉语欧化的程度及借用的方式。

  一方面,重意合的汉语在表达逻辑严密的思想方面,较之重形合的英语,欧化确实能使语言显得更加精密、准确、逻辑性更强。“五四”运动以来,汉语欧化成了对白话文革新的有效途径。连接词在汉语的使用由自然到必然,是一种明显的、普遍的欧化现象,“所谓连词的欧化者,就是由随便变为必须,如此而已”(王力,1955)。从下面的这些译文实例可以看出英语结构连词对汉语的影响。

  (1)despite scientific assurances that 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gmos)are safe for human consumption,and a ruling by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against national import bans in the european union,many europeans have yet to touch or taste them.①

  尽管转基因作物(gmo)对人类食用消费是安全的在科学上已得到保证,而且世界贸易组织已有关于反对欧盟官方明令禁止这种作物进口的裁定,可是许多欧洲人仍然不去接触或品尝它们。

  (2)the most important reason to think that gmos have a pighter future,however,comes not from any of the benefits they offer farmers,large though those will be.

  然而,认为转基因作为有更光辉前景的最重要理由并不在于农民的任何利益,尽管那些利益是巨大的。

  在现代汉语里用关联词组织长句形成了一种普遍的文风,几十字甚至上百字的句子也随处可见。长句确有其独特的表意功能,这种句式多层次的叙述能反复、精密地传达信息,具有细腻、曲折的描写功能。使用关联词的欧化长句,不仅使汉语语句的层次感增强了逻辑关系,而且句子结构也更加严密了。

  另一方面,现代汉语中大量使用比较长的修饰语,“的”字堆叠的多重定语,破折号插入的定语从句等等,虽使句式大大延长,但是却变得累赘,失去了原有的简洁性。汉语习惯将定语后置,用逗号将长定语隔开,使其成为句法上简练的小短句。在欧化的影响下,汉语中心语前出现了长长的定语,句子因修饰语的延长而变长了。王克非认为:“跟以前比,受影响的汉语使用更长的定语。”

  (一)“的”字短语组作定语

  现代汉语中“的”行千里,甚至一句话“的”字到底。在长定语句中,通常使用功能词“的”将多个形容词或名词短语标志出来作中心语的修饰成分,形成偏正结构。其中偏项使用长串的、多层结构的词语,不作分说。余光中先生曾说:“白话文一用到形容词,似乎就离不开‘的’,简直无‘的’不成句了……因为在英文里,形容词常用的词尾有“-tive,-able,-ical,-ous”等多种,不像在中文里全由‘的’字担当。一碰到形容词就不假思索地交给‘的’去组织,正是流行的白话文之所以僵化的原因。”

  汉语中“的”原本是助词的符号、人称替代的符号、名词替代的符号。但受到欧化的影响,产生了表所有关系的符号、形容词词性的符号、副词词性的符号、句子结构的符号等用法(王力,1985)。汉语句子中“的”字的大量使用,拉伸了句长,但使得语句啰嗦,表达虚弱无力。如:

  (3)“we looked at many factors over a wide range of cooling rates that would affected all the volatiles simultaneously and came up with the right mix,”said james van orman.

  “我们在同时会影响所有的挥发物的很宽的冷却速率范围内考察了许多因素,才提出了正确的成分比例。”詹姆斯·范·尔曼说。

  (4)there is in the old lipary at queen’s crawley a considerable provision of works of light literature of the last century,both in the french and english languages.

  在女王的克劳莱大厦的书房里,有不少18世纪的文学作品,有英文,也有法文的都是些轻松的读物。(《英汉互译实用教程》郭著章,李庆生编著,1988)

  上例中暂且不论语句的调整,单就句子本身的“的”字而言,就可以省去好几个。

  (二)使用破折号形成的长定语句(插语句)

  英语中经常使用关系代词或关系副词引导定语从句作定语,来修饰中心语。在英译汉中,汉语就通过使用破折号来拉通句子,形成长定语句。这是一种插入法。传统的插语法是插在句前,插入的也多是一两句不相关的话;现代汉语中插语法很常见,并且位置灵活,可以插在句中或句尾,插入的内容也可以是表示注释、补充;以及插入这种类似英语中的定语从句。如:

  (5)parenting so often feels like one long exercise in humiliation,in which you think you know everything until your children arrive to prove you wrong,i guess i shouldn’t be surprised to find myself reconsidering my deepest beliefs about girls and their dolls,in the face of a merchandising watershed.

  为人父母感觉好似一个漫长的练习丢脸的过程——在此期间,你会自以为无所不知,直到你的孩子出来证明你错了——由于这种感觉如此频繁地出现,我想,面对商品行销的一个转折点,发现自己在重新审视内心最深处关于女孩和她们的玩具娃娃的观念时,我也不应该感到惊讶了。

  (6)like many moms of my era,i was one of those who righteously banned barbie,the doll that launched a thousand women’s studies dissertations,on the grounds that we didn’t want our daughters’ role model to be a giddy shopaholic who said,” math class is tough!”and had a figure that defied the laws of gravity.

  像许多我这个时代的妈妈一样,我是那些义正词严地禁玩芭比——那个引发了上千妇女发表相关研究论文的洋娃娃——的母亲中的一个,因为我们不希望自己女儿的行为榜样是一个口口声声“数学课真难!”、身材违背万有引力定律的轻浮购物狂。

  (7)in the red square,where lenin spoke so often to his comrades,teaching,explaining,leading them forward to new battles against difficulties,his coffin is laid on the raised platform.

  列宁的灵柩停放在红场上的一个高台上——在红场上他曾经多次地向他的同志们讲过话,他教导他们,向他们阐述革命道理,率领他们迈向克服困难的新战斗。(《英汉互译实用教程》郭著章,李庆生编著,1988)

  上述例句译作中文都是利用破折号将英语中的定语从句直接插在主句中。例(5)、(6)完全按照英文的行文顺序和方式,直接将主句拆分开,前后各使用一个破折号插入定语从句。前一个破折号替代了英语定语从句的引导词,后一个破折号表明定语从句的完结,连接回主句。例(7)则是把主句先译出,然后用破折号插入定语从句。显然,经调整的例(7)更有汉语的味道。

  四、结语

  随着中西方各领域的合作交流越来越频繁,语言的交互影响也越来越大,两者相互补充、相互渗透。长句有它独特的表意作用,中文借鉴吸收过来,作为对汉语的补充,并将它融入本身语言之中。进入汉语的欧化长句,要求符合汉语的发展,虽然有明显的欧化痕迹,但只要它被汉语“同化”,如使用标点符合“化整为零”,用连接词连起来自成一统,就是很合乎汉语规范的句子。而汉语中大量的长定语句,无论是“的”字泛滥的定语,还是破折号插入的定语从句,读起来都感生硬,甚至不知所云,就应该避免了。目前处在翻译作品的语境下,大家习惯造出“的”行千里的长定语句和插入句。口语中没有这种表达方法。因此,这些欧化长句还有待进一步规范,经汉语语法汉化以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才能被吸收。

  注释:

  ①除特别说明,本文例句均选自《英语世界》2009年第6期。

  

  参考文献:

  [1]王力.中国现代语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

  [2]王力.中国语法学理论[m].北京:中华书局,1955.

  [3]谢耀基.汉语语法欧化综述[j].语文研究,2001,(78).

  [4]贺阳.现代汉语欧化语法现象研究[j].世界汉语教学,2008,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