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_简论发展中国家现代化成功率论纲

 摘要:本文剖析了发展

    

  一、问题的提出

  

  

  在我们的现代化研究中,有两件事情值得注意:一件是2004年以来,一些密切关注  

  三、 关于后发国家不能升级为发达国家原因的种种解释

  

  如何解释这个事实?历来都存在严重分歧。

  在拉丁美洲,主要有两派意见,一种是激进派的意见,另一种是主流派的意见。激进派的意见主要是依附论学者的意见,依附论学者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描绘成一个由中心和外围构成的体系,处于依附地位的外围只能作为中心经济扩张的一种反应而活动,具有产生不发达的特性。依附论也有色彩不同的多种学派,包括原拉美经委会领导人劳尔·普雷维什的思想、早期依附论者巴兰和弗兰克的革命理论、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尔多索和恩佐·法来托的依附发展思想等,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观点:拉美发展的中心动力是在自己的国家之外,因此,他们的选择受到中心资本主义发展的限制。为了摆脱这种限制,外围的生产结构必须改革,改革的一个基本的要素就是必须实行进口替代工业化。

  主流派的意见主要是传统的或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的意见。他们认为,拉美国家不发达的最一般的原因在于狭小的市场规模、缓慢的资本积累、缺乏外汇和熟练工人,以及不民主的政治组织。

  近年来,也有一些政治首脑人物倾向于从自己身上找原因。wwW.11665.COm譬如,哥斯达黎加总统阿里亚斯就认为:把一切坏事的责任都归咎于美国是不公正的,因为双方发展的起点一样,至少1750年以前,所有的美洲人大体上都是一样的穷。而且,拉美发展高等教育甚至比美国还早,但是,当工业革命在英国出现的时候,德国、法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都搭上了这班列车,而拉美国家却置若罔闻,使得工业革命就像一颗彗星掠过一样,没有人注意它,从而丧失了一个重要的机会。50年前,财富高于新加坡;而经过35年或40年之后,今天的新加坡已经是一个人均年收入4万美元的国家。事情弄成这样,肯定是拉美洲国家自己有什么事情做错了。

  在我们国内,最早研究这个问题的是已经故去的北京大学教授罗荣渠。他深入研究了后发国家所面临的“迟发展效应”的问题,并得出结论说:“第三世界发展 (四)后发劣势递增与后发优势递减的规律

  随着第一个“时间差”的扩大,后发劣势会相应地递增。譬如,先发国家在它们那个时代并没有遇到什么环境挑战,没有想过像气候变化这种人类共同的生存危机问题,但是,如今的发展